Tuesday, September 24, 2013

初遇

是我不留神
靈魂被你深邃雙眸悄悄帶走
帶入栗褐色漩渦
搗碎   再徐徐溶解
溶解於沸騰情懷急劇的水流中


你是一副沉默不語的從容神態   我卻是
迷失在茫茫滾燙喧嚷的恬靜中的徬徨面容
我是無助的迷途羔羊   無能自主
內心不受控地震盪
只因你一雙嫵媚眼眸
我片片癡醉的靈魂浮浮沉沉在激蕩的波浪中


舉杯   昂首
你的微笑   化作我即將痛飲的香醇美酒
我欲用其甘甜   酿造示愛的勇氣
卻又不留神   讓勇氣一股腦   醉倒在一陣昏厥中
我迷惑了口中來歷不明的芳香  
迷惑了   是否灌醉了自己于區區一小杯酒
還是灌醉了自己于眼前天賜的美貌


我要聚集全身的體溫于血液裡
將它徐徐煲向沸點
讓滾燙的熱血激流于我的脈搏   再流向
我持花的掌心中
盼騰騰熱氣讓花香的精華揮發
盼它挑逗你的嗅覺
盼你歸還你無心竊走的我的靈魂


這場初遇

我陷身感情的無邊際的舞廳中
你  是帷幔上柔嫩光滑的天鵝絨
我  是舞曲中癡狂奔放的小音符
多情激切的邂逅
這熾熱動蕩的邂逅
有何人得以捉摸?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Monday, August 5, 2013

Forgive me, my chérie

Forgive me my chérie,
my self-centered disposition has blinded me once more.
For I have been guilty
of a bombardment of untamed wild stallion hooves
from the featureless steppes that is my naive inner mind.

I yearn to inquire,
is it simply a heat of the moment?
An ill-deserved orator strutting with ill-deserved pride,
fueled and empowered
by the fires from my sordid inside.

Am I but a man of fallibility?
An erred man with petrified obduracy?
Are my overt passions simply a mirage
materializing with subconscious stealth
from deserts of barren despondency.

Forgive me my chérie,
too long I have been dominant wrongfully, imperiously.
I choose now only to cower in the corner
cringe with abashment
of my ill-conceived vanity.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Saturday, August 3, 2013

昏暗 (13年改版)

悄悄地我被环境蒙蔽
笼罩在现实与幻想的乌烟瘴气
我沉浸在迷惑和隐瞒混浊的污水
腐蚀着我的感官,
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
我试图找寻镇静的一口空气,
却赫然自己在窒息。

悄悄地我被光阴排除
手上的钟表在飞驰着、倒退着
身边宁静得如此喧闹,
心悸迅速得如此散漫。
我被脚下流逝的时间绊倒、逮捕
囚禁在时代的牢狱
而四周仅存灰暗与阴暗。

悄悄地我被世人遗忘
我的样貌是千百个冬季记忆中的嫩绿的枝叶
我的记忆是一幕接一幕的橘黄秋枫缓缓飘落。
在追不到赶不上的仓促尚未尘埃落定之时
记忆中灿烂的彩虹被探出云层的炎阳烧毁。
我所剩无几的希望
就在昏暗凝结流失。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Friday, November 30, 2012

因为他就是这样子

你心情不好,
在情绪的催化之下,
你自负的种子在内心里生根发芽。
你轻易觉得别人做的事情总是错的,
身边不顺利的事正是别人的愚蠢所害的。


所以你直率地出言不逊,
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
毫无保留。
说的话是越尖酸刻薄越好,
像长矛一样往四周的人刺过去。
对方难受而扭曲的表情越深,
你的内心越是挥发着堕落的光彩。


“为什么你说话要这样?”旁观的人不满地问。


“因为我人就是这样子,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你就这样理直气壮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为你人就是这样子,
因为你人就是这样子,
因为你人就是这样子......


好吧,
我但愿你,
当你气消时,
请不要在意身边还有更多对你态度恶劣的人。


因为相信他们人也是这样子的,
你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Tuesday, November 27, 2012

我讨厌

我最讨厌............的人了!


我最看不惯............的人了!


............的人简直是令人作呕!


我不明白世界上怎么还有............样子的人出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生活可不是这样?
不常不会出现种种令自己反感、厌烦,
看了就觉得不顺眼,
提起就不禁要摇头,
性格行为举止处处与自己所谓的原则作对的人。


平时最倒霉就是得和他们合作。
上课、开会时他们说的话总是最愚蠢最难听。
他们做的事对自己来说总是错误百出一塌糊涂。


心情不好时就是这些家伙害的。
生活的烦恼就是这些家伙带的。


可不是吗?


这些人,
与他们随身携带的个性不时出没在我们的四周,
生活想必不好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何不倒杯茶,
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歇歇,
把这些“孬种”们抛在脑后。


想想看:
其实我们哪来的权利谴责别人的不是?
或者应该说
我们哪来的资格谴责别人谴责得那么激动?


若把这些所谓我们厌恶的行为举止投射在我们自己身上,
再花点脑劲仔细想想,
我们不难想象
自己其实也跟自己讨厌的人一样,
底子里藏着自己讨厌的个性,
是不是趁我们不注意时溜出来客串。
而我们往往看不到
(看到了也选择相信自己没看到)
自己内心里那个讨厌的角色。


显然当我们厌恶谴责看不惯别人,
我们的确是在厌恶谴责和看不惯自己内心那个讨厌的角色。
谴责他人,
似乎成了我们压抑这些讨厌的角色在我们直觉里出现
一个欠佳的管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想通了,
也许下一回我们要开口说出一些激进却难听的话
准备斥责那些令我们反感的人的时候,
会略有些收敛了。


但如果要接受和容忍自己内心里那个讨厌的角色,
让自己不再受身边真实的讨厌的人干扰,
是个绝对的
说得容易做得难的一件差事。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aturday, October 27, 2012

对于时间小小的领悟

九月到了,
觉得八月过得太快了。
九月过了,
十月到了,
顿时九月也跟八月一样走得太匆匆。
而现在十月进了尾声,
相同的感觉又再度浮现。


自己尝试自问自己做了什么?
问完了再补问一句:
什么才叫作做了什么?


我踌躇,
回答不出。
两个问题都是如此。
没做了什么?
不,
我的确是做了些什么。
做的不都是忙忙度过的日子里
节奏平淡的常务。
不值得留在印象里以后拿出来再提一遍。


松懈放荡的日子过得特别快。
自己常常这样说。
松懈放荡的日子
没有紧凑的脚步,
没有加速的呼吸,
充满了轻佻的事物让人分心,
让人不再用意识强留时间的流逝。
这大概就是每一次分析时间为何如此的快速
给自己找来唐突的解释。


而近来逐渐发现,
什么样的日子,
管它好坏,
其实都过得一样很快。
一分钟还是以一趟六十秒的速度走。
而一小时还是一趟六十分钟,
一天还是一趟二十四小时。


时间会快,
都只是知觉清不清醒,
对时间的快慢在不在意,
强不强求。
而知觉,
就看自己做的事情意义重大
还是平凡
还是无谓,
来决定了它对于时间离去的敏感度。


年底大考就在不久之后的日子里等着我。
依过去这种拖拉到了最后关头知觉才会做出反应的常态来看,
是件值得拉警钟的消息。


然而
这事实在经由对于时间离去的快慢所作出的观察之后,
就没显得那么令人意外了。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Friday, October 19, 2012

耐心

当告诉自己:
你应该要有耐心。
我反问自己:
耐心应该要把持多久?


当告诉自己:
你应该再撑住,
毕竟事情总不容许你着急。
我会质疑自己:
没有答案的忍耐,
要撑到什么时候?


当告诉自己:
耐心等待,
就会在未来得到所想要的成果。
我会怀疑自己:
我是否已经在等到结果以前,
犯下坏了好事的错误?


当告诉自己:
你依然有的是机会。
我会质问自己:
我到底是不是在欺骗自己?


内心
就有着两个辩论选手。
一方是不断给予鼓励的乐天派,
另一方是疑虑多多踟蹰的质问者。
而两人喧闹的对话,
日日夜夜搅扰着我的意识。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unday, September 23, 2012

离开以前先说再会


道别的话语,
如急剧的刀锋,
缓缓捅入胸腔。
我设法召唤来持续心跳仅存的能量,
在刀割处徐徐耗散,
留下的不再有着鼓鼓悸动,
只剩下微微抽搐隐隐作痛。


道别的感慨,
如烧红的针头,
缓缓戳向心口。
我身上所剩无几的温度呈赤红液状,
冉冉由针孔淌出。
我胸中猩红色的最后一丝热忱,
失去了气色变得惨白。


道别的无奈,
如急剧的刀锋,
缓缓割开长久以来束缚自己的绳索。
我从暗房中的那把椅子站起身,
转身往身后的破门走去。
我向你的送别回敬了声再会,
接着抬起头   挺起冰冷的胸脯   离开。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Monday, September 17, 2012

适应(三)

我试图不去在意这个制度所推崇的虚荣。
我试图对每个从此虚荣衍生出的挫折投以冷漠的嗤笑。


我试图吞下愤世嫉俗的人士的诽谤,
再往身后龌龊的沟渠里呕吐。


我宁可被指名为逃避,
也不肯再为无谓的压力,
把自己关在密室里撞墙。


我只想,
把桌上的功课做完,
再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干。
骑上摩托车,
哼着歌一路骑上学。
汽笛废气让我皱了皱眉,
但我只想面不改色地向前走。


我期待踏进课室里,
不期待课堂上会学到什么新奇的事。
我就只期待能跟朋友们说说笑笑,
无言乱语嬉闹,
不再去当那窝在角落,
一个人啃书不说话,
内向的社交圈弃儿。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unday, August 12, 2012

感觉我们其实没分隔很久

开斋季,
在我们中六生盲盲目目的在一波一波来的功课,
还有似乎老师始终教也教不懂的讲义中恍惚地漫游,
你们结束了考试,
整理了行李,
包下公车北上回到岛上来。


天空弥漫着的乌烟和瘴气也许不是老家给你们最好的归家见面礼,
但烟霾重重的天应该这不去这里亲友们给你们投来的微笑。
相信这多多少少弥补了脏兮兮的空气给你们带来的任何不适。


在你回来之前,
我点头答应了你要重聚的简单的邀请。
简简单单的一句“Ok,没问题!”
就像你还没离乡背井的那段日子那般简单。
说罢我怀着简单的期待,
期待你们的面孔重新出现在我眼前。


一个简单的星期六晚间,
我们两个中六生和你们两个预科班放假回来的死党重逢。
我不记得在这之前脸上曾有过那么简单、自然
却无比诚恳的笑脸。


¡Hola!
然后再来一个老友相聚的拥抱。
啊,
总算看到你们了!


接着,
话题就这么自然地有了启动,
就像你们还没离乡背井的那段日子那般自然。


你们就哗啦哗啦地说着两个多月来见过的新环境,
认识过的新社群,
发生过的新事迹,
面对过的新挑战......
我们也不厌其烦地追问更多,
你们也不厌其烦地继续再说。


相对的,
我们两个在学校呆了第六年,
显得没什么新鲜的事好分享。
也许除了班上多了异性的同学,
五年与同性相处的课堂生活有些变调。


我忍不住在心里自问:
我是否又做了什么,
让课堂生活索然无味,
无法成为餐桌上得以共享的话题。


尽管如此,
这场重逢没被我趣化自己中六生活的无能而流失味道。
我们依旧咧着嘴,
用笑声消磨时光,
很简单:
正如你们还没离乡背井的那段日子一样。


到最后,
生理时钟的铃声响了好几回。
有点烦,
像是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时忽然电话响一样,
呵欠也打了四五次。
不过我倒是很不甘心时间所剩不多,
我们要说的还多着呢!


十一点半,
我们约好近几天里再来相聚,
然后道别。
我又打了个呵欠,
笑着挥了挥手。


感觉上,
其实我们还想没分隔很久。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Tuesday, August 7, 2012

实地考察后有感

如果上课是能时不时出外远足,
看看大自然,
看看飞鸟,
看看花草,
我大可不介意走路走得脚酸。


我喜欢在自然生态里看看,
在尽可能把文明降得最低的情况之下,
诚恳地置身于绿绿的原始丛林里,
观察、欣赏大自然里的每个成员的所作所为,
不论是动态的动物或静态的植物都好。
并且为此给予对自然界应有的敬畏。


中学读了这么久也只有等到了现在
才能出外做这样子的实地考察,


老师对本地的植物自有研究,
在他带着班上所有同学在林间的小径行走的同时,
一边指指点点,
花草树木的科学学名、特征、功能
每件都说得头头是道,
在一旁忙着写笔记的我觉得生物课多了一丝生气。
没有单调的课堂讲义,
没有瞌睡虫四处滋长,
也不需要死板板地背书。


我忍不住又要感叹,
要是每堂,
其实不用每一堂,
只要大多数的生物课都能这么好玩,
那该多好?


我也情不自禁,
把初中华文课学过的名句精华给挖出来。
陆游说过:
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unday, July 29, 2012

适应 (二)

自己依旧被囚禁在过往为了读书而读书的狭小空间里,
四周没有出入口,
没有阳光、没有窗户,
只有自己在自认为充足的灯光下胡乱地打转。


新的考试制度,
新的忧患,
新的,
大家都没经验,
他们都这么说。


而在新的学期无声无息地走了三个月,
显得日益友善的教室弥漫着的急迫感却又变得越来越浓厚。
不少同学被迷雾蒙蔽了视线,
一些早已经不支倒下——睡过去。


我呢,
不知情之下也随着年底大考的来临随大伙儿加重喘息。


课程教不完、赶不完,
加一挡加速授课,
不能的话:
放学留校——加班!
考试要到了,
不能不教完。
他们都这么说。


在老师尽其所能调高课程的传授,
我们一直在以蹒跚地脚步踉跄地跟上脚步。
对于知识消化的代谢率增加,
个个的面容看似老旧的锈铁毫无光泽,
个个的节奏看似乱了节拍,
个个的体能看似快被榨干了,


我皱眉头,
因为我讨厌自己抵不住诱惑陷入这老套、却不所不再的迹象。
这“为了读书而读书”的迹象。
无法自拔。


我皱眉头。
一旦我不甘心唐突地在求知的林子里横冲直撞而停止脚步,
想要细读教育制度施舍的一张一张地图摸清四周环境,
领队的一行人也许早就走远去了。


我边想,
边啃着手中忍不住从罐子里取出的一块香脆油腻的饼干,
把困扰调配在懒与馋的快感之中,
咽下喉咙。
在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
继续在小空间微弱的灯光之下打转。


Copyright©zheng-dixseptmai.blogspot.com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Qui suis-je?

My photo
喜好音乐却无法自行创造音乐,向往自由却将自己限制于机械般的城市生活,喜好出外蹦跳流汗却非杰出的运动员,对文学创作有一丝兴趣却没有一头丰裕的文字,天生感性却拥有略带不自然的理性。这是个普通的少年,一个还有很多事要懂、很多事还需要自己揭发的少年。